第 30 章

《被威胁的高岭之花》全本免费阅读

“诶诶诶……?!总之虎杖君你千万不要乱来——”

在底下人慌张的语气中,粉黑短发的少年元气一笑。

然后直接跳了下来。

他扒拉着墙头露出半个脑袋的时候,伊藤翔太的话就戛然而止,惊疑不定地盯着他。

等人直接大咧咧跳下来之后,桃绪的视线也集中在了他身上——这人穿的衣服,跟伏黑惠的制服有点像。

虽然最近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类似的了。

但再加上虎杖这个姓氏。

长泽桃绪一下子想起伏黑惠那个“死去”的同学。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底被摸得一清二楚的少年还挺有礼貌地跟两人打了个招呼:“你们好,我是虎杖悠仁!”

对上了。

长泽桃绪在心中暗忖,面上保持着警惕和冷淡,点了点头:“你好。”

伊藤翔太犹豫了下:“……你怎么来了?”

虎杖悠仁努努嘴:“关于昨天的事,我们还需要你配合保密一下,跟我们走一趟吧!”

又冲桃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位同学,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抱歉抱歉!不过放心,我不是什么坏人,把他带走之后还会带回来的!”

笑容爽朗,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刚刚古怪的对峙气氛似的。

考虑到这人跟伏黑惠也是一路人,长泽桃绪并没有刻意为难的意思,当然也没什么接近的想法。

她点了点头,无所谓道:“我跟他不熟,不用跟我交代。”

不如说能不带回来反而更好。

“谢谢配合!”

虎杖悠仁眼睛亮晶晶,不伦不类地行了个礼,然后又对伊藤翔太伸出手:“是我带你出去,还是你自己从大门出去?”

伊藤翔太对他还算是有几分信任,皱了皱眉:“一定要跟你们走吗?”

“最好是配合着检查一下,实在不行……”

虎杖悠仁看了一眼桃绪,桃绪转身就走,他才继续道:“签份保密协议也可以。”

“……”

长泽桃绪回到教室,很快听说伊藤翔太又回家了。

虽然没等到他的惨样很遗憾,但无论是分手还是打听画的下落都完成了,桃绪也就暂时无所谓了。

她回家的时候,没有看到伏黑甚尔。

问管家也是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长泽桃绪打电话也打不通,虽然心里清楚,这人估计是不知道跑哪里去赌或是接外快,还是不免有种落荒而逃的嘲讽欲望。

她给吉野顺平发了条短信:[伊藤说你拿走了我的画。]

吉野顺平回的很快:[什么画?]

装聋作傻?

桃绪皱了皱眉,干脆打破砂锅问到底:[昨天晚上他去找你了吧,发生什么事了?]

吉野顺平:[虎杖被派来试探我,跟我回了家。他走之后,有个叫真人的咒灵偷偷留下了特级咒物,两面宿傩的手指,会吸引其他诅咒。真人一派的打算杀了我妈妈,然后利用我,将手指回收到虎杖所在的高专。]

吉野顺平:[我转移了妈妈,打算制造出被诅咒逼急后吃掉咒物,意外发现自己也是‘容器’的假象,结果伊藤翔太忽然出现,我本来打算放任他就这么去死,结果虎杖回来了。]

吉野顺平:[似乎是因为伏黑惠从高专过来,两人差点碰上,但虎杖在高专的身份目前还是“死亡”状态,伏黑惠也不知道,所以虎杖只能暂时躲避。但不知道为什么又来找我了,恰好撞上,救了伊藤一命。]

长泽桃绪:“……”

这什么多管闲事的家伙。

她原本对人无感,现在立刻变成了嫌弃。

不过这不是重点——

桃绪:[他没带画过去?]

吉野顺平:[没有。]

吉野顺平:[不过照片我都删掉了,不用担心。]

长泽桃绪顿了顿,拧着眉,口吻不快:[你窥视我的聊天?]

吉野顺平解释:[他进来之后就被吓到,手机掉在地上,我看到之后删了的。]

又补充:[抱歉,给长泽小姐您惹麻烦了。我查了一下他聊天记录,备份的照片都删掉了,给他发照片的那个人也已经死掉了,不会再有人拿关于我的照片威胁您的。]

桃绪静静思索片刻,没回复。

吉野顺平于是继续补充解释:[是那个时候您赶走的几人之一,和之前电影院事件的几个人一样,死于咒灵之手。在这个世界上我的妈妈还没死,所以我也不会动手杀人。]

就像他必须经历校园霸凌被烫伤,留下疤痕一样的规则么……比起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逻辑问题,长泽桃绪直觉更倾向是为了加强认同感。

她不认为两个世界的[吉野顺平]是一个人,正如同她不认为拯救了另一个世界的吉野顺平是她一样。

否则她不会轻易放弃利用他。

可是——如果吉野顺平越来越了解她,那她会不会逐渐变成他所认定的那个[长泽桃绪]?

这种荒诞又微妙的危机感,在吉野顺平愈发无所顾忌似的一句[但在无法杀掉伊藤翔太的前提下,您对伏黑甚尔的感情,可能会成为最大的威胁]中,达到了顶峰。

长泽桃绪沉下脸。

她面无表情地接着问:[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或许您可以将错就错,把伏黑甚尔全部画都烧掉,或者直接烂进土里,然后换一个人喜欢。]

吉野顺平:[恕我直言,伏黑甚尔就是个彻彻底底的人渣,根本不值得您去喜欢。只是那张脸的话,伏黑惠应该也可以吧。如果您喜欢疤痕,我也可以帮您添上。]

桃绪:“……”疯子。

她关掉手机,伏在课桌上,忽然感到一阵胆寒——

吉野顺平。

他到底知道多少?

他到底想让她怎么样,变成什么样?

随着心念一动,抽屉中多出了一张画,半伏在桌上的长泽桃绪透过手臂和胸口的空隙幽幽看去,忽然有点在意起来。

……撕了之后,他真的会死吗?

长泽桃绪一整个下午都有些心不在焉。

吉野顺平身上的变数不断变多,危险程度也逐渐脱离了可控范围。

桃绪想要除之而后快的念头也在不断挣扎变化。

这人身上有一个特点是长泽桃绪完全无法掌握的。

——她不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金钱?名声?情感?欲望?特殊能力?……好像都有点可能,又好像都不是能拿捏住他的关键。

这让桃绪不得不重视起

推荐阅读:

天书修真传 极品痞子 听说武林又换人称霸了 王瑞自传 采花球王 成长的时间 混炼诸天 剑武乾坤动星辰 玄符 阴阳先生笔记 娇软假千金是装的 斗罗之我是素云涛 这个写手是只猫 哈利波特:麻瓜王储在霍格沃兹 血怒苍穹 大楚最强姑爷 凌霄白仙传 星二代的逆袭 万界之最强吕布 天才麻将教练 大夏国九皇子 无限之外道冴子 这个大佬是在垃圾堆捡的 重生之花样男神 超级浮空城 我养有万条龙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绝世战尊 天道进化之路 我的客户不一般 迷失香江 许氏药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